当前位置:挖肉补疮搞笑苏和相亲记
苏和相亲记
2022-05-14

真是见鬼,第一次相亲,相亲对象竟然是那个“流氓”。苏和囧得要死,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,可地面是大理石的。

苏和低着头,默默祈祷:千万别认出我来!千万别认出我来!

对面的“流氓”却开口了:“我看你好眼熟啊。”

苏和的脸腾地就红了,还来不及否认,对方就叫起来:“真的是你!我们在欢乐谷见过。”

苏和的大脑一片空白,到底还是让这个家伙给认出来了。

那次太丢人了。她和几个朋友去欢乐谷K歌,唱了一会儿,她去WC,也不知哪根神经短路,竟然走错了,进了男厕所,里面隔间的门也忘记扣。厕所是蹲坑,正当她蹲在那里努力便便的时候,门突然被拉开了,她一抬头,看见一个男人,啊就尖叫起来:“流氓!”

男人吓得转身就跑了。苏和赶紧把门扣上。等她上完了出来,那男人居然还在门口站着,正鬼鬼祟祟往门里瞄。她恼怒地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男人的表情很怪异,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
苏和心里暗叫可惜,这男人长得山清水秀,穿得也月白风清,怎么却是这个德性。她正想怎么对付这个变态,一晃眼,却瞥见对面门上的小人穿着裙子,再一回头看自己身后的门,图案分明是个男的。她的脸立即成了关公,羞得落荒而逃。

这样的糗事怎么能承认!苏和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:“你肯定认错人了,我们从来没见过。”

相亲男却笑得没心没肺,“本来,我还不敢确定,你的脸一红,和那天一模一样,所以,我百分百确定,就是你。可能你当时太慌乱了,没看清楚我。但我看清楚你了,不会错的。其实,走错厕所也没什么难为情的,只要你别把我当成流氓就行。开始,我还以为是我自己走错了呢,吓得几步就蹿出来了,蹿到对面的门里去了,一进门却看见一个女的正从一个隔间里出来,我又被人当成了流氓……当时囧得要死,后来想起来,却很好玩,哈哈……”

话说到这份上,再不承认,就说不过去了。苏和索性承认了,“我是在欢乐谷走错过厕所,当时没看清那男的,没想到是你呀,呵,真巧啊。”

苏和想早点结束这个尴尬话题,相亲男却揪着不放,“你当时在想什么啊?那么心不在焉。”

其实,苏和当时真没想什么,也没遇上什么事,心情也没什么不好,她的生活阳光明媚,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走错。怎么回答呢,就胡编个理由,把这家伙打发走吧。

“当时,我在想,爱情究竟是什么。当我遇见他时,我相信爱情,他不相信爱情,我想感染他,结果却被他感染了,我也不相信爱情了。”

“他是谁?”

“一个男人,一个让我不再相信爱情的男人。”

“你都不相信爱情了,为什么还要来相亲?”

“正因为不再相信爱情了,才来相亲,找个合适的人结婚。”

“我都差点忘了,我俩是在相亲,那你觉得我合适吗?”

“无疑,我们是不合适的。”

这些鬼扯的话,苏和说得郑重其事,像真的一样。相亲男似乎有些惆怅,苏和却轻松下来,总算离开那个厕所话题了。

她优雅地说了再见。

晚上,介绍人,也就是苏和的亲姑姑,打电话来问苏和,感觉怎么样。

苏和果断说:“没相中。”

姑姑说:“那男嘉宾挺好的呀,你怎么就没相中呢?”

苏和乐了,“姑姑,你以为你是《非诚勿扰》里的黄函啊。没相中就是没相中,没感觉。”

姑姑却不甘心,“那男的对你倒是挺中意的,他的条件也不错,你就处处看吧。也许交往一段时间,感觉就出来了。他想约你明天吃饭。”

苏和撒娇地说:“姑姑,你侄女这么优秀,还怕嫁不掉啊。没感觉就没感觉,我不想再见他了。”

姑姑很无奈,非常惋惜地挂了电话。

其实,苏和不是没感觉,而是感觉太强烈了,一见那男的,就想起那天蹲在男厕所便便的情形,太尴尬了,也不知自己的屁股有没有曝光。

没几天,姑姑又给苏和介绍一个,是她同事的亲戚家的孩子,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看照片长得也不错。姑姑把苏和的电话给了那男的,让他们俩自己安排见面。

那男的约苏和在一家咖啡厅见面。男的先到,一见面,苏和傻了,男的五官和照片上倒是一样,就是满脸长的是什么啊,浓密的黑点,雀斑不像雀斑,麻子不像麻子,像撒了一脸黑芝麻。

虽然苏和不是外貌协会的,但黑芝麻的布局实在是太惨烈了,她心里暗叫:姑姑啊姑姑,这样的人你怎么也给我介绍啊!就算介绍,那一脸的芝麻至少要先告诉我吧。

苏和不好意思立即转身就走,只好勉强坐了下来。

见苏和一直不吭声,芝麻男有点撑不住了,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苏和就说了:“我,我感觉你和照片上不像同一个人啊。”

斑点男无所谓地答道:“照片只是PS了一下,把皮肤美化了一下而已。”

苏和想,这还叫而已啊,皮肤一美化,完全不像一个人了。好不容易挨了十几分钟,苏和说还有事,先走了。芝麻男大概看出苏和没看中他,说他一个人再坐一会儿,丝毫没有要送苏和的意思。苏和谢天谢地。

一出咖啡厅,苏和就给姑姑打电话,抱怨姑姑怎么介绍这样一个人给自己。姑姑说,她也只是看了照片,没看到本人,听同事说,那男孩多好多好,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后来,凡是姑姑给介绍的,苏和再也不肯见。

第三个,是苏和小姨介绍的。小姨说,那男孩她见过,长得很好,人也不错。苏和相信小姨的眼光,也就没要照片了,反正照片也靠不住。

这次,是小姨陪着去见面的。那男的,是他妈妈陪着来的。

在一家西餐厅。

一见面,苏和的脸就红了,她和那男的同时说:“怎么又是你!”

小姨惊讶地说:“啊?你们认识?”

苏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我第一次相亲就是和他。”

小姨说:“那说明你们有缘分啊,我就不用给你们介绍了。”

相亲男笑得很欢,“是啊,太有缘了!其实,我们是第三次见面了,在相亲之前还见过一次。”

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一想到那天光着屁股蹲在男厕所的情形,苏和的脸更红了,生怕相亲男又提起走错厕所的糗事,赶紧打断他的话,“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“啊!你还不知道啊,我姓沈,叫沈阳。其实我是地道的南方人,和东北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沈阳介绍完自己,又介绍了一下他妈妈。他妈妈似乎挺喜欢苏和的,给苏和讲了很多沈阳小时候的事。苏和乐得倾听,这样就可以不用和沈阳说话了。

这顿饭吃得很祥和。饭后,苏和小姨和沈阳妈妈说要一起去逛商场,先走了。她们当然是故意走的。

沈阳问苏和,想去哪里玩,是看电影,还是K歌,还是想干什么。

苏和说,哪里都不想去,还是回家吧。

沈阳说:“时间还早呢,要不,还是去欢乐谷K歌吧,听说你唱歌很好听,我很想听。”

苏和确实唱歌好听,她也喜欢唱歌,是个标准的麦霸。可是,沈阳一提欢乐谷,她就想起那天厕所的情形,感觉难为情,哪还有心思去唱歌。

苏和坚持回家了,也不要沈阳送。

晚上,小姨问她对沈阳感觉怎么样。苏和说,不想交往。小姨很奇怪,她感觉沈阳挺好的,家庭条件也不错,苏和怎么就相不中呢。

苏和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其实,走错厕所说起来只是一件小事,但她心里就是不舒服,就是不想再见到沈阳。

苏和坚持不同意,小姨也不好勉强,隔天,又给她介绍了一个。这次,苏和看了照片,问清了姓名,是个IT男。小姨说,听说这男孩绝不像一般的IT男那么木讷,他很潮,很活泼。

仍是小姨陪着一起去。IT男果然是个潮男,打扮时尚,能说会道,长得不帅,但也不丑。在茶楼门口见了面后,小姨找借口先走了,留他们两个互相了解。

IT男要了个小包间,这是茶楼,他却点了啤酒。

IT男很会讲笑话,每个笑话都把苏和逗笑了。苏和觉得,这样的人当朋友倒是不错,如果当老公,有点不合适,不过,可以观察观察再说。

喝到第五杯啤酒的时候,IT男问:“等会儿我们去开房好不好?”

苏和差点呛到了,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惊讶地看着IT男。

IT男又问了一遍:“我们去酒店开房好不好?”

“我想你找错人了。”苏和的脸通红,这家伙是来相亲还是来找一夜情的啊。反正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也不必那么客气了,苏和站起来就走。

她觉得这次相亲已经够离谱了,后面总会遇上好的吧,谁知,越见越灰心。

第五个一见面就问她收入多少,父母要不要她负担。

第六个头发染得像火烈鸟。

第七个说一句话,总要夹几个英语单词。注,他从没出过国。

第八个一边和苏和说话,一边用手机和别人聊QQ。

第九个,是闺密的老公介绍的,苏和根本不抱希望,她是怀着看戏的心情去的,不知道这次会遇上怎样不靠谱的新款。

见面地点就在闺密家里,按了门铃后,来开门的,不是闺密,居然是第一个相亲男沈阳。苏和吃惊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几乎是同时,沈阳也吃惊地问:“你不是来相亲的吧?”

苏和的脸刷就红了,“你不会也是来相亲的吧?”

闺密和她老公都在厨房里忙,听到声音,闺密从厨房跑出来,笑着给他们介绍:“这是我老公的新同事沈阳,这是我的死党苏和。”

沈阳笑着说:“我和苏和认识。”

闺密说:“你们认识更好,那你们自己聊吧,我接着做饭去。”

苏和心想,难道这是天意吗?居然三次相亲都相到这家伙。她偷眼瞄沈阳,沈阳也正看她,目光相遇,她赶紧移开了。沈阳说:“我觉得我们两个真是有缘,兜了一圈,还是遇上了,要不,就让我们开始吧。”

苏和觉得,相来相去,还是沈阳最好。一开始,是因为走错厕所觉得尴尬,不想再见他。其实,想开来,真的没什么啊。

这一次,两人聊得很开心。

苏和决定,和沈阳交往试试看。这一试,苏和就情不自禁地坠入了爱河。有时想想她都后怕,差一点就错过这么好的男人了。

半年后,他们领了结婚证。

婚礼那天,沈阳来迎亲。苏和躲在自己的闺房里,当男方用红包加“暴力”把房门挤开后,首先进来的是新郎和伴郎。

一看那个伴郎,苏和觉得好眼熟啊。伴郎看着她,一脸奇怪的笑。苏和猛然想起来,这不是和自己相过亲的芝麻男吗?他一脸的黑芝麻哪里去了?是他美容了,还是自己认错人了?

正在犯嘀咕,伴郎凑到苏和跟前,小声说:“嫂子,你还认得我吗?我俩相过亲。”

苏和的脸又红了,地球真是太小了,她疑惑地望着伴郎,“你的脸?”

伴郎笑了,“是不是没有了黑芝麻,我也挺帅的。”

这时,来迎亲的小伙们全涌了进来。一看那些人,苏和傻了,怎么和自己相过亲的全来了啊!

苏和囧得又想挖洞了。突然,她脑子一激灵,不对呀,怎么会这么巧呢?这里面有问题吧。看大家欢乐的狂笑,不正常!有阴谋!难道是沈阳故意请他们来的?

相过亲的,一个个凑到苏和身边,和她开玩笑。他们的玩笑里,似乎有什么秘密。

这一天都在快乐忙乱中度过。直到下半夜,闹洞房的朋友们都走了,苏和才有机会审问新郎:“你为什么把和我相过亲的全请来了啊?”

沈阳揽着苏和倒在沙发上,笑得直抽抽:“他们本来就是我的朋友,他们是为了帮我追你,才去和你相亲的。”

不用苏和逼供,沈阳就全部招了。

当初,在男厕所的门前,苏和发现是自己走错了门之后,脸瞬间通红。她的皮肤本来很白,那种白里透红太惊艳了。沈阳可以说是一见钟情。后来,他常常去欢乐谷,很想再遇到苏和,可是一直没遇到。

他已经三十岁,家里很希望他结婚。那天,他是被逼着去相亲的,他也是第一次相亲,没想到会遇到苏和,他太惊喜了。

苏和没相中他,他很难过,但没有灰心。那时,他知道了他的舅妈和苏和的姑姑是好朋友,于是,请她们帮忙。

苏和后面的相亲,其实都是姑姑一手安排的,那些相亲对象,都是沈阳的朋友客串的,他们故意把自己弄得很丑,或者表现得很“二”,好让苏和觉得还是沈阳靠谱。其实,芝麻男脸上的黑点是画上去的,火烈鸟戴的是假发。

沈阳讲完后,苏和笑着问:“假如第三次我还没同意呢?”

“那我们还会第四次,第五次,第六次……相亲,一直相到你相信这就是缘分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执著啊?”

“其实,在遇到你之前,我是不怎么相信爱情的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见你脸红的一刹那,我的心像被电到了一样,人生,总得相信一次爱情吧。”

苏和甜蜜地笑了。她在想,该怎么告诉沈阳,其实,她一直都是相信爱情的。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挖肉补疮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